<var id="5vhm7"></var>

<var id="5vhm7"></var>

      <optgroup id="5vhm7"><tt id="5vhm7"><tr id="5vhm7"></tr></tt></optgroup>

      浙江神秘富豪旗下公司失控:无法接管印章营业执照 身家39亿元

      浙江神秘富豪旗下公司失控:无法接管印章营业执照 身家39亿元

      2019年12月25日 19:29:31
      来源:北京时间

      今年预计亏损超6.5亿元。

      平安夜,浙江亚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太药业”)却过得“不太平静”。

      12月24日晚,亚太药业公告称,公司对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失去控制。 12月25日一早,亚太药业低开8.6%,截至当日收盘,亚太药业报6.61元/股,总市值35.46亿元。

      相比今年4月30日的每股最高22.1元/股,亚太药业近8个月市值已蒸发掉一半。 亚太药业前身为创办于1989年的浙江亚太制药厂,2001年完成股份制改造,于2010年3月16日深交所中小板正式挂牌上市。

      公司原先主要从事医药生产制造等。 4年前,亚太药业为切入医药研发外包服务板块,以4.3倍溢价率支付9亿元收购上海新高峰100%股权,实现重大重组。 不过,在连续3年完成业绩承诺后,上海新高峰却在2019年骤然成为亚太药业的“烫手山芋”,先是业绩突然大幅下降,接着被指认旗下公司违规担保。

      据亚太药业公告,该公司实控人为浙江富豪陈尧根。 陈尧根现年69岁,祖籍浙江绍兴,大学专科,曾在绍兴市多个企事业单位任要职。 2019年10月,陈尧根家族以39亿元身家登上胡润百富榜。

      随后时间财经针对上海新高峰违规担保事宜,以及在公告2019年度计提商誉减值损失不超过6.70亿元的背景下,后续是否会将上海新高峰转手等问题致电亚太药业,其工作人员表示,“会将问题反馈给对接同事,但因该同事目前出差,何时能答复不能确定”。 截至发稿,时间财经未收到亚太药业回复。 时间财经同时也联系了上海新高峰,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近期都不方便接受采访,随后挂断电话。

      逐渐“失控”

      据亚太药业公告显示,其在11月25日进驻上海新高峰一个月后,发现公司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后,采取的管控措施在推进中受阻。 截至目前,工作组未能接管上海新高峰、上海新生源及其子公司共10家公司印章、营业执照正副本原件等关键资料,不能对其实施控制。

      此外,上海新高峰及子公司重要资料遗失,在亚太药业进驻前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部分核心管理人员、员工也已相继离职,导致公司无法掌握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实际经营情况及资产风险等信息。

      此前的10月28日,亚太药业曾公告表示,上海新高峰之全资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生源”)存在违规担保情况。 彼时,亚太药业表示会“尽快督促接受违规担保的相关方清偿债务,积极采取各种措施维护上市公司权益。 ”

      上海新生源股东和控股情况图源:天眼查

      据公告,今年1月,浙江温州转型升级产业基金有限公司、温州康成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上海新生源三方签订《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协议的补充协议》,由上海新生源对温州转型升级基金、康成健康之间的主债务合伙份额转让剩余款7500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承担连带责任保证。 随后的3月,上海新生源再为浙江三万药业有限公司所欠安徽鑫华坤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专利转让费、技术服务费等合计4461万元承担连带付款责任,两次“违规担?!笨钕钪辽?.2亿元。

      亚太药业表示,上海新生源上述对外担保均未经上海新高峰、上海新生源及上市公司董事会审议,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未通知上市公司董事会。

      而在亚太药业公司董事会对三季报的审议中,亚太药业董事、上海新高峰原实控人、现董事长兼总经理任军对该议案投下反对票,并否认上海新生源违规担保。 其还指出上海新高峰的管理层无法得到充分授权,日常工作开展受到严重阻碍,从而造成其业绩下滑。

      随后的11月7日,亚太药业收到深交所关于其三季报的《问询函》,该问询函中提及亚太药业多个问题,其中包括任军否认违规担保质疑管理层授权,以及亚太药业可能存在的信息泄漏及股东“精准”减持情形变更较大等问题。

      图源:亚太药业公告

      预亏6.5亿

      亚太药业的“麻烦”不止于此。 2015年,亚太药业在高溢价收购上海新高峰时,交易对手方曾做出业绩承诺。 在承诺期的前三年内,新高峰生物的业绩都算不错。 据亚太药业公告,2015年至2017年,上海新高峰业绩完成率分别为117.38%、101.49%、109.16%,均属超额完成。 但2018年这一比率下降到87.86%,直到今年上半年,新高峰生物实现净利润4154.49万元,较2018年上半年的8560.18万元大幅下滑。 在2018年全年报告中,亚太药业曾披露,新高峰未达到收益预期的原因是“受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业务进展不及预期和上海新高峰公司 CRO 基地建设及运营未达预期等原因的影响”,而针对新高峰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再次大幅缩水,亚太药业的解释仍是新高峰生物CRO基地建设及运营未达预期等。

      图源:亚太药业公司公告

      与此同时,亚太药业在2018年业绩增长也同步收窄。 2018年度,亚太药业的归母净利润为2.08亿元,同比增长2.79%,远不及2017年61.35%的增长率。 据其2019年三季度财报数据,公司业绩继续加速下滑。 亚太药业今年前三季度实现的营业收入为7.25亿元,同比下降24.37%; 实现净利润为0.07亿元,同比下降95.85%; 实现的扣非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0.07亿元。

      数据来源:亚太药业财报

      值得一提的是,亚太药业预计2019年全年实现的净利润为-7.5亿元至-6.5亿元,其中主要是上海新高峰的业绩大幅下降而对其计提商誉减值的损失。

      据公告,亚太药业还面临大量股权质押及股东频繁减持的情况。 2019年12月21日,亚太药业发布《关于股东部分股权解除质押及重新质押的公告》表示,公司接到第二大股东绍兴柯桥亚太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太房地产”)的通知,获悉亚太房地产将其所持有的本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股份解除质押720万股,同时再重新质押720万股。

      截止至上述公告披露日,亚太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数量为1.08亿股,持股比例为20.15%,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数量为0.88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为81.50%,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6.42%。

      此外,亚太房地产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数量为0.35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为84.85%; 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尧根持有公司股份0.27亿股,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数量为0.25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为92.11%。 换言之,公司实控人陈尧根通过直接或间接合计控制公司36.72%股份,而其中85.58%的股份被质押了。

      在更早前的2019年6月,亚太药业还曾因营业收入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变动趋势不一致、各季度间现金流差异较大等问题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 2018年报告期,亚太药业营业收入为13.10 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94%,但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0.3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1.08%。 (北京时间财经 吴珊)

      成 人 h动 漫在线播放 亚洲 图片另类欧美| 天天综合网久久网| 成人教育av| 极品美女写真| jazzjazzjazz欧美| 成 人 国产系列| 久久这里只精品免费6| 日本一本道不卡av中文| 韩国三级电影| 三级片在线看|